19年看了两部科幻小说,一部是小林泰三的《醉步男》,一部是七月的《群星》。不得不说,好的科幻小说都是物理加上哲学,而如果科学再往上,真的就是神学了。

醉步男

作者:小林泰三

“我到底是什么?” 你是祭祀品。 “为什么人可以安定地生活?” 因为波函数可以坍缩 “折磨我的是什么?” 是无法抗拒的命运。 “为什么人不能舍弃希?” 因为波函数可以发散。 “你是谁?” 我是手儿奈。

《醉步男》取材于日本现存最早的诗歌总集《万叶集》。在传说中,小竹田和血沼都爱上了菟原,而菟原又无法在他们两人之中取舍,最后投河自尽,得知这一消息的小竹田与血沼也随之自刎。

《醉步男》中,两个男人血沼和小竹田,在大学爱上了同一个女孩手儿奈,手儿奈因为意外在地铁身亡后,两人悲痛欲绝。多年以后,血沼认为人的意识导致的时间的流动,破坏大脑中某部分关于时间认知的区域,就可以穿越时间,为了挽救女孩的生命,血沼找到小竹田进行脑部破坏手术,由此进入了不可控制的混乱时空内。

整个故事的主线很简单,妙就妙在,作者把量子力学给编进来了,更秒的是,他从另外一个角度——脑科学——去理解了薛定谔的猫。高维世界的运转不依赖因果律,也不依附于时间的连续性。对于我们来说,高维世界势必充满了复杂的不确定性。为了阻止三维人类的大脑在理解高维世界的复杂性时崩溃,我们人类的大脑自动安装了防御装置:因果律和时间连续性。只要破坏了这个装置,人类就能跳出因果律和时间连续性。我们的人生将不在一直往一个终点走,而是像坐地铁一样,可以在任何一个站台下车,上车。

想一想是不是很美妙,问题就在于在那一个站台上下车,不受控制,这就非常可怕了。血沼和小竹田就陷入了这不受控制的时空穿梭中去,偶尔还能穿梭到同一个时空去,也就是那个酒店叙叙旧。

《醉步男》很薄,大概200多页,几个小时就刷完了,我当时候一口气读完,被小林泰三构造的时间观震的头皮发麻。我笼子里的猫生和死两种状态叠加,我好庆幸我每次看到它都是活着的状态。

群星

作者:七月

我看群星是朋友圈推荐的。看完也非常快,来回深圳的飞机上翻完了400多页,稍微有点意犹未尽。可能期望太高,毕竟推荐的人拿它和三体相比。群星构建的宇宙观其实也是比较老套的,地球可能是某个外围星球更高级生命的培养皿,这都是司空见惯的情节。作者将这老套的背景和中国经济的大背景结合在一起,比如外卖用美团,汪海成作为科研新星,买不起学区房等,有人调侃,其实群星应该叫一套房子引发的血案。故事的主线不太好概括,太阳系是培养皿,整个太阳系里的所有物理规则都是被设定的,太阳系外面笼罩了一个壳子,这层外壳还改变了外面的信号,让其他文明看不到我们,也让我们看不到其他的文明存在。然后突然有一天,这个培养皿的物理规则被调参了。。。买不起房的男主发现了这个问题,于是人类文明该选择离开太阳系规则的保护呢?还是组织被调参?

哲学高度还是有的,看完之后,也是有点头皮发麻,想一下,如果哪天光速变化了,就像三体摧毁人类文明的是质子一样。


↙↙↙阅读原文可查看相关链接,并与作者交流